本文是笔者修读同济大学 2019-2020 学年第二学期 “中国近现代史纲要” 时所完成的期末论文。

上川铁路是 1926 年至 1975 年间由上海市区前往川沙的一条铁路干线。始于庆宁寺轮渡站,终于机场北面的祝桥地区。其建设大约经历了十年,初期由上川交通公司与塘工善后局、川沙工程局合作,逐次修建自庆宁寺至川沙的一段,后在 1929 年开始与南汇县政府合作修建由川沙至祝桥的一段。

塘工善后局与上川铁路的建设

我们首先讨论上川交通公司与塘工善后局的关系。这里大致交代塘工善后局的背景, 1905 年,浦东受台风暴雨之袭击,河水泛滥,冲毁堤塘。上海县知县汪瑶庭(师讳懋琨)重修堤塘后,鉴于过去对河塘整备不善造成巨大的财产与人员损失,为善后、维护河塘,乃至兼管公共事业,由地方自治的“高陆行区职董”谢源深,朱日宣等人提议,上海县,松江府乃至两江总督之肯定而由民间设立。
上川铁路的所有权问题,不妨参考浦东塘工局和上川交通公司订立的“租路合同书”:“上川县道先由塘工局会同川沙交通局呈准,依照修治道路条例,测定路线,收用土地,在上境概归塘工局主持 (其自塘工分局码头起之庆宁市石路塘工局经筑,本不在县道之例)”,当时的上川县道之建设,由塘工局与川沙交通局所承建,并非上川交通公司所亲自建设。未来上川铁路延申至祝桥,也是与川沙与南汇政府协商租路,其路权不归上川交通公司。但其造路费用仍由“公司如数借垫”,由塘工善后局还款。还款的来源是“塘工局租路期内凡公司行驶本路之各种车辆,概由塘工局发给免费执照,其他车辆行驶本路时,由塘工局酌收执照费以资公用······,但营业汽车永不准在本路行驶,马车须至塘工局还清款时方可开办。”
总体来说,应该可以认为塘工局是道路的施工方与管理方,其管理所得可用以补偿上川交通公司先期之垫付。合同期满后则约定续租或塘工局收购道路资产。这部分给我们展现的是一个相当反常识的结构。上川交通公司提供资本,塘工局则负责实际之选址、建设与运作。上川交通公司后续享有三十年之免费行驶权,三十年后仍有营运之专有权。其路权实质上是归于塘工局的。塘工局虽是受到清政府与民国政府所承认的半官方组织,但塘工局的权限已经相当膨胀,公地似乎并没有明确由政府机关让渡给塘工局,而塘工局被允许通过公地的收入与税收进行市政活动。这一点仍然带有旧时传统的士绅乡里兴办公共事业的特征,没有完全过渡到现代的公共事业的转型,是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。

上川铁路股权问题

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,在黄炎培致浦东塘工局函( 1925 年 1 月 21 日)的附件中,出现了一份名为《上川交通股份有限公司与上川股份有限银公司贷借合同》的文件。上川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即前述上川交通公司,但后者之事迹不见于公开之文章。合同之大致内容是后者向前者提供十五万元(当时),后者对前者之贷款具有优先权,且有权要求债转股,但也要求前者不得有外国人持股。查《上海铁路志》及《上海名镇志》上川铁路公司共筹资两次,前一次为 1921 年 1 月,黄炎培等集资 15 万元,发起组织上川交通股份有限公司。 1926 年 1 月 14 日,该公司股东会议决定继续铺轨至川沙,并添备机、客车等,需增加资本 15 万元,分为 7500 股,每股 20 元,一次缴清。 1936 年,增加股本 10 万元,购买了“川南”、“通达”小客轮接送旅客。但这样的计算与《上海城区史》所引《上海市年鉴》( 1936 年)中 1933 ~ 1935 年间股本保持在 40 万元的数据显然是矛盾的。即使两个数据中有一个是正确的,那么这一合同并没有发生股转债,考虑到后者的股东三人,蔡伯良、陆竹坪、张杏村。上海地方志中,在解放前的徐汇教育相关内容中有“ 1918 年,蔡伯良用宗嗣捐款设立蔡氏义务小学(初级, 1932 年停办)。”陆竹坪当选过上海县商会会董,也列名前者之股东中。张杏村事迹不可考。可以作出合理假设,这一公司很可能是士绅出资设立的。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但公开资料中没有获得明确解答的一个现象。如果能解答这一问题,有助于更好的让我们理解上川铁路的资本构成与运作。

上川铁路之解体与再利用

据上海铁路志记载, 1975 年经上海市革委会批准,上川铁路全线拆除,路基改建为沪川公路。这与上川铁路采米轨是有很大关系的。国内的米轨铁路,主要是地方修建的轻便铁路。留存至今的米轨普遍集中在云南地区。全世界保留米轨的地区也集中在东南亚地区,印度,巴西与非洲,其中许多地区已经将改轨提上了日程。在米轨面临淘汰的时代,又加上前期抗日战争,解放战争对铁路的破坏,继续运营米轨铁路显然是不经济的。随着市政建设的进行,铁路沿线平交道口不断增加,给铁路的运行带来了很大的安全挑战。在这种环境下,上川铁路不得不被拆解。
回顾上川线最初的道路,庆宁寺、金家桥、新陆(似非孙桥与新港的新陆,否则路线成 V 字,查新陆职校旧址位于上川路 1619 号)、邵家弄(今仍有此地名)、曹家路(曹路)、龚家路(龚路)、大湾、小湾、暮紫桥(今唐镇)、川沙,大致曹路,龚路地区旧地名难以详细考证,但分布在今天的金桥路,上川路,川沙路沿线似无异议。川沙以后拆除较早,缺乏记述,但可能是今天的川南奉公路一线。路线拆解后,铁路路基经过长期改造,拓宽,建设成为城市道路。庆宁寺至今金桥公园一带的道路上甚至建设了今天的城市主干线——中环线,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。

参考文献

  1. 浦东筹建上川铁路史料选辑[J].档案与史学,1995(02):3-7.
  2. 张银根.上海最早的立交桥[J].世纪,2008(01):68.
  3. 朱菁. 浦东开发的先驱[D].上海社会科学院,2008.

标签: Chinese, Assignment

仅有一条评论

  1. 葱油饼大哥 葱油饼大哥

    吉林人民发来贺电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