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Culloch&Pitts的论文极为有趣,然似乎不应称为“哲学”。留待对逻辑等问题有所了解以后再读。
Churchland的论文其实与MuCulloch&Pitts的有异曲同工之妙,两者都从结构出发,考虑计算的模式问题。前者出于一种纯粹抽象的模式,试图建立一个和神经网络结构类似的模型,证明其上可以实现基本的逻辑计算。后者则出于现实,解释了其实现了的一类变换。
通过材料质别来批评计算机不可能产生意识,借用 Wiener 的话,不禁让人感觉是活力论者的空虚的辩护,类似当年的有机-无机之辩。
作者批评计算是没有意向性的,因而计算不可能产生意识。但代码自身在编写的过程中已经被人赋予了意向性。形式化的道路是否一开始就是走不通的,类似数学中确定性逐步丧失的这一过程。或许我们一开始应该制造出第一推动力,这种第一推动力是否就是作者的意向性?并等待其自我进化,因为人对世界的认识,人作为人的能力,都是在成长过程中逐步习得的。
题外的一点想法,如果肯定计算可以产生意识,从材料与计算的关系出发,等于说材质的介质影响了计算模型的性质。这似乎并不是完全不可能。这一方面的问题不知道有多深刻的研究。之前扫豆瓣的时候粗浅的感觉,似乎这本 Classical and Quantum Computation 会有一些想法?不知道计算理论那边会怎么叙述这一问题。毕竟计算模型及其能力能不能进行量化的比较,它们会不会构成一个连续统这一类的问题,已经超出我的能力之外了。等有时间应该回头反思一下。
中文屋在现实生活中或许是个伪命题?毕竟中文实际上显然是一门自然语言,运用一门自然语言的过程显然是不可能仅靠语法规则的。如果从语言习得的角度,更复杂的问题是“中文”的思考,但是众所周知,即使是真实的人,在初期掌握一门外语时也是不可能完成这一任务的。给予足够长的时间,则这种命题似乎还需再推敲。
Dreyfus的想法:只有大小和回路结构近乎完全相等的联结论系统才能模拟大脑。 - Is that real? Why? 如果成立的话,那么计算模型与计算模型间的差异将成为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。为什么是这个结果?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